支援保障连 从“打杂”到“打仗”要跨越啥

Page breadcrumbsEnd of page breadcrumbs

该旅支援保障力量演练剪影。王立军、张宝雄摄

“别人家的孩子”成了“自家的娃”――

“新锐”融入“新家”历经一波三折

“现在有了支援保障连这个‘宝贝疙瘩’,再也不用‘东拼西凑’去打仗了。”合成营战术演练获胜归来,第79集团军某旅三营营长詹德龙直呼:“这仗打得够劲儿!”

今非昔比。2016年的那场演练,让詹德龙至今难忘。那次,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争取到主攻任务。演练对抗中,步坦协同准备就位,却被对手设置的障碍物拦截。

“工兵分队前出开辟通路!”詹德龙在电台里接连喊了3遍,却迟迟不见工兵分队的身影。最终,战机延误,进攻失利。

复盘。表面上看,是因为编队行进时将工兵分队放在了队尾,导致他们距离战场前沿较远,接到前出开辟通路命令后,又遭“敌”阻击。然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筑城、道桥、伪装、爆破等工兵专业都是临时配属,由于平时缺少合练,指挥运用不当。

编制体制调整后,新组建的合成营有了支援保障连,侦察、通信、工兵、运输等专业全部包含其中。

从“别人家的孩子”突然间变成“自家的娃”,各营主官都视之为“宝贝疙瘩”。但在融入“新家”的过程中,支援保障连还是经历了一波三折。

“人员下车准备战斗!”2017年6月,上级临机拉动该旅战备值班分队。当导调人员给出“道路被毁,机动受阻,遭遇小股敌人袭扰”的情况后,四营指挥员立即做出应对。

“嗤”的一声,车辆稳稳停在了路边,人员迅速下车,按照战斗编组迅速隐蔽并做好战斗准备。预期的遭遇战并没有打响,导调人员直接给出裁决:“你连驾驶员姜维业已被蓝方‘俘虏’,本次情况处置失败!”

仗还没打起来,咋就输了?

编制体制调整后,姜维业从原来的营部汽车排转隶到了支援保障连。战备方案上显示他是连队的汽车驾驶员,但是在连队的战斗方案里,他却成了“编外人”。遭遇突袭,不知战位在哪里的他仍旧坐在驾驶室里,结果被“敌人”逮了个正着。驾驶员被“俘虏”了,任务自然以失败告终。

类似的尴尬事还不止这一件。去年,部队进入战术训练阶段,三营支援保障连连长李智超犯了愁:其他连队纷纷摩拳擦掌攒足了劲,可支援保障连的战术训练该怎么搞,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供借鉴,这个阶段连队的“一亩三分地”种些啥?

劈柴不照纹,累死劈柴人。支援保障连的组建,为合成营配齐了保障“车马炮”,但是如果转变不了传统的思维模式,让“新锐”尽快融入“新家”,“车马炮”该有的作战保障效能就很难充分发挥出来。

为何总把“支援保障连”说成“保障连”――

“两字之差”折射观念转变之难

“营值班员同志,支援保障连训练前集合完毕……”一句看似简单不过的报告词,却经历了一番观念转变的过程。

在支援保障连组建之初,值班员屡屡将“支援保障连”说成“保障连”,两字之差暴露的是组建之初官兵们对连队功能定位不清的问题。

支援保障连不就是干保障的连吗?支援保障连中的“支援”和“保障”的内涵和外延到底是什么?平时和战时,到底该如何支援、怎么保障?围绕使命任务,官兵围绕“支援”和“保障”的角色定位进行了探讨。

2017年7月,“三实”训练展开。二营训练准备会上,“此次射击打靶该由谁来保障”成为各连主官争论的焦点。有的人主张由每个连队轮流承担,毕竟这是全营的保障任务;有的则主张由支援保障连全权负责,因为这是支援保障连的“分内之事”。

“支援保障连的成立,是瞄准作战保障功能设计的,如果我们把平时的训练保障任务这些‘打杂’的事一股脑儿交给他们,就会让其分心走神,影响连队战斗力的提升。”会上,二营营长董卓采纳了第一种建议。

观念一变天地宽。该旅党委把支援保障连的角色定位聚焦到战时支援保障上,要求连队抓好主责主业,立足实战化标准练强打赢硬功。

“连长的通信兵跟‘丢’了!”说起这件事,通信兵、下士刘昭阳至今仍一脸惭愧。2017年8月下旬,三营组织20公里战斗体能强化训练。背着电台的通信兵刘昭阳被七连连长徐健甩开一大截,差点影响了连队和全营的通信联络。

气喘吁吁的刘昭阳,这才想起了支援保障连连长李智超的“忠告”――

全营组织建制连武装5公里越野比武,支援保障连成绩“垫底”。为此,李连长提出了“和步兵连比一比”的口号,号召大家大力提升军事素质,瞄准打仗练保障。可是,连队有的战士依然保持惯性思维,认为自己是技术兵种,打起仗来主要靠技术。刘昭阳认为,自己在战场上电台操作技能过硬,何必靠腿吃饭?

“只有在战场上吃过亏,才能明白不管是懂技术还是会保障,首先得要会战斗!”此次经历让刘昭阳意识到,想要在支援保障连立足,不仅自身专业技能要过得硬,军事素质同样也要叫得响,才能在战场上拉得出、保得上。“支援”和“保障”对支援保障连来说就像人的双腿,少了哪一条都“走”不快、“走”不远。

搞清楚功能定位,只是支援保障连战斗力建设的第一步。如何嵌入合成营作战体系之中发挥聚合力,使各个战斗力构成要素攥指成拳,则是官兵们迫切要做好的“下篇文章”。

2017年年终岁尾,该旅逐营组织营战术演习,敌情设置更加复杂,战场环境更加逼真,要求合成营必须“看得更远、跑得更快、打得更准”。这也意味着战场支援保障必须做到更及时、更精准、更高效。

整个合成营战术演习,要求每一个支援保障点位都不能“缺位”:扫雷爆破,搭桥开路,在防守森严的敌前沿开辟通路,要求每一个支援保障要素都全面过硬;深入敌后,渗透侦察,为指挥员决策提供第一手的战场情报,每一项任务都危机重重,要求每一股支援保障力量都能独当一面……

一子失着,满盘皆输。支援保障力量在战斗中的每一个环节都事关全局,每一个点位都事关胜负。这样的危局险局难局,让支援保障连的官兵认识到,只有在战场上“保障得了”“支援得上”,才能成为合成营作战力量的“倍增器”。

“保障新锐”瞄准实战更新观念练硬功――

从“打杂”到“打仗”开局起步

“侦察排排长王超平,经过院校培训已经初步掌握了无人机的操作使用;桥梁渡河班赴兄弟单位集训归来,初步掌握了新型冲锋舟的使用方法……连队专业对口率得到大幅提升,遂行作战能力有了明显进步。”前不久,三营支援保障连指导员周明梳理回顾了连队组建以来战斗力建设的可喜变化。

上任之初,周明和连长“压力山大”。第一次看到连队的武器装备表,细心的周明就发现,全连小到指北针大到工程作业机械,武器装备加起来十几种。第一次召集全连人员开会,来自4个单位的官兵齐聚一堂,大家的专业素质、技术水平等方面的情况到底怎么样,如何让每个人找到合适岗位,两个连主官心里没有谱。第一次召开训练准备会,全连涉及侦察、通信、工兵和运输四大专业、十几个小专业,有的岗位还是一岗多责,要求人员必须一专多能,两名主官感到挑战重重、责任如山。

必须找到撬动战斗力建设的有力支点,才能开好局、起好步。连队采取逐个谈心、专业认证、自我推荐等方式,摸清人员底数后,形成了一份精准的定岗定位分配表。在定岗过程中,对于对口专业采用“指令”的方式直接配置到位,对于紧缺专业采用“代培”方式,对于关键岗位采用“竞聘”方式,不拘一格调兵选将,让全连的专业人才各得其所。

牵住了人才这个战斗力建设的“牛鼻子”,支援保障连的各项战斗力建设逐步迈向正规。

外出执行任务期间,连队一辆运输车在行驶过程中多次自行熄火。从原坦克营分流补入的四级军士长王宏鑫了解情况后,主动担起了修车任务。

以前他是坦克修理技师,现在修运输车能行吗?战友们都替他捏了一把汗。

王宏鑫一头扎进了车场,开始寻找病因。他翻阅维修技术手册,查找相关资料并逐项检查,将问题锁定在了油箱,找到了车辆间歇性熄火的原因,最终排除故障。

“现在驾驶员不仅要驾驶技术过硬,修理技术也要过硬。”谈起保障能力要求的新变化,该连上士旋明感触颇深。

在旅里多次组织的随机拉动演练过程中,均设置了车辆故障排除等模拟“敌情”,考验连队伴随保障能力的同时,也检验官兵“用修双能”的水平。对此,通信排士官长刘立东也有同感:“以往战场上通信联络主要靠有线、无线和简易信号3种通联方式,现在还要运用手持北斗终端,我们必须是‘多面手’。”

以前营里开设指挥所都由步兵连队“大包大揽”,不仅开设速度慢而且指挥所基本上都建在“地上”,不利于伪装、防护能力弱。自从支援保障连配备了多功能作业车后,工程作业班迅速开设半地下式指挥所,不仅防护效能提升,而且隐蔽效果更好,www.065432.com

如今,支援保障连给战斗力建设带来的“甜头”,逐渐被合成营官兵所体会。(张延华 王立军 赵坤)